皎洁的银月,在星辰璀璨的夜空中,洒落迷人的光辉,使得整个圣光帝都的夜晚,仿佛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纱。

    似乎是因为遇到了蓝塑等人的缘故,十分活泼好动的白璇璇、凌月二人,这一个晚上,居然出奇的没有出去逛圣光帝都的景色,一个个待在家里,心事重重的模样。

    “太气人了。”

    租住的院落中,白璇璇正一棵用来绿化的植被面前,愤愤的说着。

    而在她面前那棵绿色植物,一片片的树叶,则是被她摘了下来,然后一截一截的,用全部撕成小块的碎片。

    如此虐待植物的举动,只是不知被这家院落的主人知道了,会不会找他们赔偿损失费用。

    “呵呵,璇璇,何事如此生气了。”

    走廊的位置,传出了一个声音。

    “啊,玄天宗大哥,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看着走廊上的那道身影,白璇璇有些吃惊,然后连忙将手上破碎的树叶,统统丢到了一旁,仿佛这样做,就可以掩盖自己不爱护植物的事实。

    玄天宗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

    “到底是凌月的家人蓝塑他们的行为引你生气了呢,还是凌月惹你生气了呢。”

    “这个,没有啦……我只是……”

    “这样啊。”

    玄天宗轻笑着:“看样子没有什么问题,我刚才看到凌月和弦月好像在那边,我过去看看好了。”

    “什么!这个家伙!”

    白璇璇一听,马上气鼓鼓的撅起嘴来。

    “呵呵,我明白了。”

    玄天宗微微一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不过可以看出来,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玄天宗大哥,你……”

    白璇璇一听,马上明白了玄天宗刚才那样说的原因,顿时脸就红了起来:“玄天宗大哥,你可别乱想……”

    “乱想?想什么?”

    玄天宗说着,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我明白了,你这个情况应该算是在吃醋……”

    “没有!”

    玄天宗话还没有说完,白璇璇已经大喊了起来:“没有,玄天宗大哥,我怎么可能吃那个家伙的醋。”

    “真的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玄天宗看了白璇璇一眼,最终慎重的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呃……”

    白璇璇微微一呆,有些跟不上玄天宗的思路了。

    “好了,我现在再过去,和凌月那个小家伙聊聊。”

    “玄天宗大哥,你可千万别乱说,我才没有吃那个家伙的醋。”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解释的。”

    玄天宗微笑着:“我只是和凌月说一些和他家族有关的事情。”

    “是吗?”

    白璇璇看着玄天宗那个笑容,怎么都觉得,没有丝毫可信度可言。

    挥了挥手,玄天宗已经离开了这个院落,往院子外面的一个小型花园走去。

    身为传奇境界的强者,白璃、玄天宗等人都不会缺钱,在衣食住行上面,从来不会亏待自己。

    那个小型花园中,凌月正坐在走廊的栏杆上,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月亮发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月。”

    “啊,玄天宗大哥。”

    “想家了?”

    “没有。”

    凌月摇了摇头:“家?我的那个家,实际上根本就算不上一个家,对我而言,他简直就是一个囚牢,在那个家里,我感受不到任何应有的温暖和关怀,冷冷清清的,活着,仿佛行尸走肉。”

    “呵呵,未免太夸张了一点吧。”

    “夸张,丝毫没有夸张。”

    凌月摇了摇头,神色隐隐有些黯淡:“我们家族所在的地方,是一座神殿,那座神殿外围,没有任何人烟,我所能够活动的范围,也局限于神殿之内,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十八年,可是,十八年里,我从来就没有做过一件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愿意做的事情,我喜欢的东西,如果我父亲不喜欢了,他就会让人摧毁,我感兴趣的爱好,我父亲不喜欢,同样也会让我与其绝缘,我六岁的时候,和神殿中的一个小朋友很聊得来,并且将一些我的东西送给了他,结果我父亲当着我的面,将他处死,而理由,竟然是身为少族长,不能够和普通人成为朋友,他只是一个孩子啊!”

    说到这,凌月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痛苦。

    “我哭过,闹过,抗争过,但是,没有用,我那位父亲,姑且就称他为父亲,你可知道他能够狠心到什么程度?我想要绝食抗议,可他当场下令,将所有的食物统统拿走,饿了我整整一个月,直接让我神智昏迷,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弦月偷偷的偷了一点东西给我吃,我会不会被他直接饿死。”

    玄天宗看了凌月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当一个听众,静静的聆听着。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人性,没有任何怜悯,没有任何感情的家族,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应该呆的地方,玄天宗大哥,你知道吗,我逃出来的这两个月,是我最快乐的两个月,我从来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是如此的精彩,尽管外界充满着危险,但是,我却在危险中看到了无数人身上的闪光点,队友为了保护彼此,挺身而出,英勇赴死,父母为了保护儿女,以普通人之躯拿起武器,与强大的魔兽英勇抗争,为了一个承诺,一个先天武者,竟是默默守护着一位少年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不排除也有一些阴暗面的存在,但是,这里的生活,和我族内相比,简直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说到这,凌月的目光带着一丝柔和的笑容,望了一眼白璇璇所在的方向:“况且,璇璇和白璃大哥,真的是很好的人,还有玄天宗大哥你。”

    “我?”

    玄天宗飒然一笑,摇了摇头。

    “那么,现在你的家人已经找到你了,你是何打算?”

    “我不会回去的。”

    凌月摇了摇头,语气异常的坚决。

    “这样……事情不解决,总是会带来各种麻烦的。”

    听到玄天宗这么说,凌月的眉宇间,也泛出了一丝愁容:“是啊,我知道倒好,可是,要是给璇璇、白璃大哥和玄天宗大哥你带来危险,那就糟糕了。”

    “呵呵……凌月,当年,我在荒野受伤,是你第一个发现,并且请求白璃,救下了我的性命,我欠你一个人情。”

    “玄天宗大哥,我不是……”

    “听我说完。”

    玄天宗说着,神色,隐约间,带着一丝异样的凝重,以及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意思:“现在,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愿意帮你解决你家族给你带来的诸多麻烦,前提是……你愿意配合我。”

章节目录

诸天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乘风御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御剑并收藏诸天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