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

    因为有广寒烟和司七星这两位实力至少都在九阶的武者护航下,徐琥等人难得的可以度过一个颇为轻松的夜晚。

    甚至于在休息时,还敢在外面点燃火堆,在这昼夜温差极大的夜晚,驱逐一丝寒冷。

    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马车上的诸多乘客,全部去休息了。

    只是,在这样一片充满着未知魔兽的荒野中,哪怕是相对安全的范围地带,众人仍然是觉得心惊胆战,别说是第一次离开城市的应兰芷、狄乾元等年轻男女了,就算是广寒烟这位林门剑宗外门弟子中排行前十的存在,闭着双眼时,也是集中着精神,时刻的注意着外界的风吹草动,一有任何异常,马上就能够解除闭目养神的状态,进入全神战斗中。

    放眼望去……

    整个小型营地中,唯一一个睡的颇为安稳的,就是那个名为玄天宗的青衣男子了。

    久久无法入睡的应兰芷,不止一次的暗暗的打量了他一眼,心里颇为无法平衡的想着,他在这荒郊野岭的,为何就能够睡的这么安稳。

    “这位玄天宗少侠的心理素质,还真是非常人所能够比拟。”

    广寒烟看着呼吸平稳,对外界危险似乎没有任何担心的玄天宗,口中低声说着,语气中也是带着一丝异样。

    真不知该说他神经大条呢,还是艺高人胆大。

    “在荒野当中居然都能够睡的着,真不知道这样一个人是怎么存活到现在的。”

    心里本就有些不太平衡的应兰芷,这个时候也在小声嘀咕着。

    而和徐琥一起的那几位侍卫,暗暗对视了一眼,心里在为玄天宗胆魄过人的而惊讶的同时,更是忍不住的生出一丝怀疑:“连一个基本戒备之心都没有的武者,真的能够成长为一位有资格在荒野中行走的高手?”

    ……

    一个晚上的时间很快过去。

    这期间,除了一头游荡到附近的七阶魔兽以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毕竟是靠近第一剑宗林门剑宗的地界所在了,魔兽的威胁程度和其他地方相比,低了一个档次不止。

    至于那头七阶魔兽……

    不需要广寒烟出手,单单是司七星、徐琥等人将其击杀,已然是绰绰有余了。

    唯一让那些护卫心里隐隐生出一丝不平衡之心的是,那头七阶魔兽的到来,惊动了整个营地,可玄天宗似乎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仿佛完全睡死了一样。

    这种反应,让那些对于没有收取玄天宗路费的护卫,一度想要重提路费事宜,如果不是徐琥压着,恐怕那些护卫已经要对玄天宗提出要求了。

    ……

    “玄天宗少侠,昨天晚上,睡的可好。”

    广寒烟明显是对这个名字奇特,拿着一柄绝对是宝剑的男子生出了不少兴趣,一个晚上的时间,不止没有让她这种兴趣消减多少,反而变得更为浓厚起来。

    “哼,他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死,连魔兽到来了都不知道,肯定是睡得十分安逸,可怜那些护卫大哥们,耽搁了小半个晚上的睡眠时间。”

    玄天宗还没有回话,应兰芷已经有些不满的回答了。

    七阶魔兽对于她而言,已然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了,如果不是因为司七星的存在,徐琥等人的队伍面对一头七阶魔兽,定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严重点,甚至可能造成死亡。

    在和那头七阶魔兽战斗时,就算明知道有广寒烟坐镇中央,可听着那头魔兽凶戾的怒吼,应兰芷仍然是吃惊不小,对于在场中除了广寒烟以外,唯一没有出路费又没有出力去对付那头七阶魔兽的玄天宗,她心里自然有些不高兴。

    “呵……”

    玄天宗似笑非笑的看了应兰芷一眼,却是并没有回话。

    见状,广寒烟带着一丝好奇道:“玄天宗少侠,当时那种环境,少侠就一点都不担心,不害怕吗?”

    “为何要害怕?”

    “那可是七阶魔兽,就战斗力而言,就算是我们人类七阶武者,都难以抗衡的可怕存在,一头七阶魔兽,可是有屠灭一个村子的可怕能力。”

    “可怕?”

    玄天宗脸上,仍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广寒烟一眼后,又微笑着摇了摇头:“魔兽,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说的自己好像很懂很厉害的样子,你若是真的厉害,为什么昨天晚上那头七阶魔兽都摸到我们营地外面来了,都睡的死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咳咳!兰芷,不得胡言!”

    应广川看到自己女儿说话已经越来越无礼了,连忙咳嗽了几声,拱手对玄天宗道:“抱歉抱歉,玄天宗少侠,在下管教无方,使得小女儿颇有冒犯,还请少侠莫要计较,在下在此向少侠赔罪了。”

    “无妨,我还不至于和一个小丫头生气。”

    玄天宗微微一笑,显然根本没有将一个小女孩的话语放在心上。

    “切!”

    应兰芷撇了撇嘴,仿佛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名为玄天宗的男子,就是一个只会装腔作势的普通武者而已。

    只是应广川目光颇为严厉的瞪了过来,她倒是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呵呵……”

    广寒烟看着玄天宗与应兰芷的对话,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满着一种令人心身愉悦的感染力:“玄天宗少侠那番话,我确实是十分赞同,人心,很多时候确实比魔兽更为可怕,能够有感而发的说出这番话语来,玄天宗少侠肯定是有关相关经历了?”

    “相关经历。”

    玄天宗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是那如若已经招牌化一样的笑容:“无间地狱算不算?”

    “无间地狱?”

    广寒烟微微一怔。

    无间地狱来自于佛曰:“受身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之大劫。”

    这无间地狱,乃是佛教故事里八大地狱中最痛苦的一个,也是民间传说十八层地狱中最抄底的那一层。

    脑海中浮现出有关无间地狱中的等等信息、传闻,广寒烟望向这个一看,就知道有着丰富经历的男子,心中不禁更加好奇起来。

    无间地狱?

    是信口雌黄?

    还是……

    真的有过如此痛苦的人生经历?

    不过,应该是随口而言吧。

    凡被打入无间地狱者,永无解脱希望。

    看眼前这个男子神色淡然、从容的模样,似乎浑然没有那种身处无间地狱的痛苦与煎熬。

章节目录

诸天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乘风御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御剑并收藏诸天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