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少侠,在下应广川,有礼了。”

    马车行驶了片刻,那位中年男子看到两位护卫终于不闭目养神了,这才对着眼前这位新上车的青衣男子笑着拱了拱手。

    青衣男子看了名为应广川的中年男子一眼,微微一笑,并未言语。

    自讨了个没趣,应广川也是有些尴尬,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而他身边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看到自己父亲主动打招呼青衣男子居然也不理会,顿时冷哼了一声,低声道:“拽什么拽,等我通过了林门剑宗的弟子考核,进入了林门剑宗,成为了我们圣光帝国第一剑宗林门剑宗的弟子,你们这些所谓的武者,一个个还不是得对我礼遇有加。”

    少女尽管刻意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可是整个马车就这么大,哪怕她的声音压的再低,马车中的几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应广川当下大喝了一声:“兰芷,休得无理。”

    说完,他又连忙对着青衣男子拱手赔罪道:“这位少侠,实在抱歉,我这个女儿,平日里娇纵惯了,冒犯之处,我在这里先行向少侠赔罪了。”

    “无妨。”

    青衣男子轻道了一声,神色中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这个时候,马车中另外那个十**岁,早就有些静不下来的年轻男子似乎终于找到了共同话题:“这位应姑娘莫非也是前往林门剑宗考核宗门弟子的?”

    “不错。”

    “呵呵,那倒巧了,我也是这一届前去林门剑宗进行外门弟子考核的。”

    “你也是?”

    名为应兰芷的少女惊奇的看着这个少年,目光不断的在他身上打量着。

    应兰芷显然生于富贵之家,身材相貌皮肤样样不差,再加上年纪尚小,有一股少女的清纯,早已经吸引了这个青年男子的目光,只是先前一直没有好的话题,不知如何搭讪。

    眼下察觉到应兰芷在打量着他,他当下微微坐正了一下身形,尽量使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微笑着说着:“在下狄乾元,十一年前家父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位林门剑宗的外门执事,得到那位前辈传授了我一门林门剑宗的旭阳剑法,眼下修有小成,武者等阶也到了六阶程度,所以特意前来试试,看能不能够考入林门剑宗当中,成为林门剑宗的外门弟子。”

    “六阶武者!?”

    应兰芷的口中发出一阵惊呼:“狄公子,你居然已经是六阶武者了?天哪,你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多少,居然已经成为了六阶武者,我从小就在父亲的监督下开始修炼,可是时至今日,也才堪堪迈入了中阶武者的瓶颈,达到四阶而已。”

    “呵呵,林门剑宗招收弟子,除了本身修为以外,天赋也是重中之重,应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却已经有四阶武者的修为了,若是能够进入林门剑宗,在林门剑宗的培养下,十九岁时达到我这个程度,也不是难事。”

    边说着,狄乾元还跟着补充了一句:“应姑娘,我们二人同去林门剑宗进行外门弟子考核,说不定可以一起考核成功,到时候就是师兄妹了,因此,你也不用狄公子狄公子的叫了,若是你看得起狄某的话,我们可以先以师兄妹相称。”

    狄乾元生的也是相貌堂堂,再加上那六阶武者的身份,以及二人同去林门剑宗考核的共同目的,自然而然就将关系拉近了不少,应兰芷当下已经叫了起来:“狄师兄,你也不用应姑娘应姑娘的叫我了,接下来一起前往林门剑宗考核的话,师妹说不定还需要你的照顾呢。”

    “呵呵,应师妹放心,若是能够帮得上忙,我狄乾元,定不推辞。”

    “多谢狄师兄。”

    “那就有劳狄少侠了。”

    旁边的应广川这个时候也是拱了拱手。

    六阶武者,对于十九岁的年龄而言,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有很大几率完成林门剑宗外门弟子的考核,而且,一旦再做突破,成为高阶武者,就算是在林门剑宗外门弟子当中,都能够有一定的身份。

    “这是我应该做的。”

    两方人员互相客套着,很快,已经聊了起来,马车当中,总算不复先前的沉闷了。

    这种闲聊没有持续片刻,行走的马车微微一停,紧接着,一个腰悬长剑,看上去颇有大侠之风的年轻男子已然上了马车。

    年轻男子目光扫了马车内的几人,待看到里面好像没有谁有个高手模样后,也懒得理会,就在一旁坐了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狄乾元仿佛记起了什么,神色突然激动了起来:“请……请问,您是,是七星剑,司七星大侠吗?”

    “嗯?”

    那个年轻男子目光落到了狄乾元身上:“你认识我?”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七星剑司七星,当年司七星大侠您一人一剑,挑了专门打劫雇主的血箭佣兵团整个佣兵团六十三人,其中包括一位八阶武者,四位七阶武者,统统没能够逃过大人您的惩戒,这等事迹,已然让我等对司七星大侠您的名讳如雷贯耳了。”

    “血箭佣兵团!”

    应兰芷这个时候也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的一声惊呼:“我想起来了,当年这件事情在我们青虹城还引发了一阵热议,血箭佣兵团,那可是有八阶武者坐镇的强大佣兵团,放眼我们整个青虹城,都是排得上号的势力组织,居然被司七星大侠您一人消灭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尽管司七星并不认识狄乾元和应兰芷,但是,对于两人这种崇拜的目光,倒也是颇为享受,挥了挥手,他语气随意的说着:“这也不算什么,以我在林门剑宗诸多外门弟子中前一百的排名的实力,若是连一个小小的血箭佣兵团都灭不了,还拿什么在林门剑宗立足。”

    “林门剑宗外门弟子中排名前一百!?”

    听到这几个字,应广川心中猛然一震。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林门剑宗,那可是圣光帝国第一宗门,当年圣光帝国的建立,都得益于林门剑宗的相助,此后林门剑宗得到了圣光帝国的扶持,宗门的外门弟子,数量超过了三十万众。

    能在三十万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位列前一百,这个司七星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了。

    就在应广川心中想着如何结交到司七星,看能不能让他带着自己女儿进入林门剑宗时,马车再度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意的美貌女子,上了马车。

    马车上,司七星还在和应兰芷、狄乾元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人那充满敬意的语气,让他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傲然。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新上车的那个女子后,却是豁然一惊,再也顾不得应兰芷、狄乾元二人,恭敬的对着女子微微一礼:“广寒烟师姐,师弟司七星拜见。”

    广寒烟显然并不认识司七星,不过她的性格似乎倒也比较温和,就算是不认识,也微微点了点头,礼貌性的道了一声:“司师弟。”

    “广寒烟师姐,你这是,从外地赶来,观礼宗门的传位大典吗?”

    司七星恭敬的说着,哪还有半分先前在应兰芷、狄乾元面前的高傲。

    原因无它,这位广寒烟,不止是人长得漂亮,在外门弟子当中有着极其崇高的人气,一身修为,更是在诸多外门弟子中排行前十的存在,这一届,都有希望再进一步,成为内门弟子,凭借内门弟子那丰富的资源倾泻,打破九阶武者的屏障,晋升先天密境。

    先天密境,那可是可以在这片魔兽横行的大陆上坐镇一城的强者,一声令下,可以主宰上万人生死。

    广寒烟点了点头,目光在马车当中打量着。

    马车中的其他几人看到就连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司七星都对广寒烟礼遇有加,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恭敬的行礼。

    而广寒烟,也是一一还礼。

    不过,当她的目光打量到那青衣男子身上时,却是眼前一亮。

    让她眼前一亮的,并非其他,而是青衣男子握在手中的那柄佩剑。

    尽管那柄佩剑大部分被一块布包裹着,看不清剑刃,但是单单从剑柄处透露出来的手工,以及那柄剑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奇特气息,就可以让人看出,这柄剑,绝非凡品。

    “这位少侠,不知可否借你的剑一观?”

    “我的剑?”

    青衣男子看了一眼手上这柄暗红色剑柄的佩剑,嘴角边,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怕是入不得手。”

    “怎么会,这把剑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这种设计,这种材质,都充满着一种奇异的浑然天成之感,当年铸造此剑者,绝对是一位铸剑大师。”

    青衣男子仍然摇了摇头。

    “这把剑,真的入不得他人之手。”

    那种语气,似乎入不得手,并非是指不值得一观。

    广寒烟并没有听出青衣男子语气中的另一层意思,只以为他不愿意让自己观看,当下有些遗憾,不过,因为这把剑,她倒是对青衣男子略微产生了一丝兴趣,有这等宝剑之人,当不是泛泛之辈。

    念一至此,她微微拱手道:“对了,尚未请教少侠尊姓大名?”

    “我的名讳……”

    青衣男子说着,神色中有一刹那的恍惚。

    不过片刻,他又回了回神。

    “呵呵,少侠该不会是名讳也不好告知吧。”

    广寒烟微笑着说着,笑容中,有着令人如沐春风的感染力。

    不过,青衣男子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股感染力,目光在广寒烟身上看了一眼,缓缓的开口,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玩味。

    “我叫玄天宗。”

章节目录

诸天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乘风御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御剑并收藏诸天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