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

    吹荡着……

    在那清风吹拂下,仿佛和大地连接成一片芦苇丛,不断的随风摇曳……

    摇曳中,心灵,也随着芦苇的不断晃摆,飞向远方,飞向那片浩瀚无垠的天际……

    蓝天。

    白云。

    站在这片一望无垠的芦苇丛中,心灵与思绪,正在无拘无束的自由放飞。

    画面,美如诗卷。

    在这片美如诗卷的芦苇丛边,一道身形带着悠闲、散漫、祥和的气息,慢慢的自里面缓缓而出。

    步伐,在缓缓的向前走。

    一步一步,踩踏着地面,压弯着嫩草。

    白皙如玉的手臂,正在芦苇丛中,不断的滑过……

    似乎在享受着手指与芦苇花絮撞时的柔软,又似乎在享受着苍穹下难得的万里晴天。

    又似乎,在这种静谧与微风当中,品味着心灵的升华。

    ……

    许久。

    一辆马车,渐渐的在芦苇丛边的那条正道上,迅速的行驶而来,车轴转动的声音,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是如此的清晰。

    马车是那种看上去颇为巨大的商用马车,这**车里面的空间设计的极为合理,就算是坐上七八个人,都不会觉得拥挤,马车前后,还有四位腰悬利剑,一脸戒备往芦苇丛中打量的中年骑士,仿佛护卫一样,保护着马车在正道的安全通行。

    片刻后,马车前方领路的那个中年男子眼瞳突然一缩,敏锐的看到了走在道路旁边,沿着芦苇丛,不断往前方缓缓行走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青衣男子,男子的长相,谈不上帅气,可是身上却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气质,尤其是那略带雪白的发丝,随风摇曳中,更为他增添了一分异样的魅力。

    这个青衣男子在芦苇边行走着,神色中充满着平和与安静,站在那里,就仿佛和整片芦苇丛连成了一个整体,融洽到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而,就是这种融洽到令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场景,才是最大问题的所在。

    原因无它……

    这片芦苇所在的位置,名为雁荡湖,而雁荡湖,乃是青虹城到问剑山这一条路上,最为危险的几个地点之一。

    在这片被魔兽肆虐的大地上,就算是没有特意标记出来的荒野也是危机重重,更何况本就属于三级险地的雁荡湖?

    三级险地,有高阶魔兽出没,能够在这里保持着毫发无伤,安然前行的一个男子,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他对于外界的凶险一无所知,从来没有踏足过城市、宗门以外的世界,以至于对于大名鼎鼎的雁荡湖,都能够视若无睹。

    只是,从这位男子身上那种仿佛经历了许多事情的沧桑之感不难看出,他,绝对不是属于那种初出茅庐的年轻小辈。

    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他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将只有三级险地的雁荡湖放在眼里,以至于明知道雁荡湖中可能存在着高阶魔兽,仍然有心情有兴致在湖边闲庭信步。

    想到这,中年男子微微策马上前,对着那个青衣男子拱了拱手,客气道:“在下青虹城断刀门徐琥,在此有礼了。”

    沿着芦苇往前走着的青衣男子听到声音,脚步一缓,转过身来,看着自报姓名的徐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徐琥也是一位老江湖了,青虹城到问剑山之间的路程,每个月都要跑两三趟,看人的能耐还有一些的,这个青衣男子,给他一种温儒尔雅的感觉,一看就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辈,再考虑到先前他的那番猜测,他连忙再度开口道:“这位少侠,这条路只通往问剑山,少侠应该也是前往问剑山吧?”

    青衣男子没有说话,仍然只是点了点头。

    “眼下距离问剑山,还有两天的路程,少侠似乎又没有坐骑,我那马车,还有几个空位,少侠若是不嫌弃,我等不妨一道前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不知少侠意下如何?”

    “呵……”

    前方的青衣男子轻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徐琥,道:“现在世道混乱,魔兽横行,制度崩坏,你就不怕我是什么心怀不轨的歹人?”

    “哈哈,我徐琥在修炼界中,也是闯荡了十几年了,尽管修为平平,但是对于自己看人的能耐,还是有些自信,少侠的气质安宁、祥和,有此气质者,绝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徐琥大笑着,说出着自己的猜测,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况且,真正的险恶之人,面对我们圣光帝国那建立在问剑山上的第一剑宗的诸多强者,避开还来不及,哪会主动前往?”

    青衣男子目光并没有在徐琥身上停留,而是走到身边的芦苇丛,在芦苇丛中看了片刻,选出一根长势颇好的芦苇,折了下来,握在手上,而后,才看了徐琥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有劳了。”

    看到青衣男子应答下来,徐琥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连忙道:“少侠,车内请。”

    说着,将这个青衣男子引入了马车当中。

    这种商用马车内部空间很大,坐上七八人,都不成问题,此刻马车内的人只有六个,算上青衣男子,也就七人,倒也算不上拥挤。

    车内六人,其中两个,显然是和那徐琥一样的护卫。

    青虹城距离问剑山有五百六十来公里,这辆马车的性能尽管不错,可是一天估计也就走个两百公里上下,加上中途做饭,以及晚上休息的时间,也需要整整三天。

    而在这魔兽肆虐的荒野当中,晚上休息不可能不让人放哨,自然就会出现有人睡眠不足,必须换班的现象。

    除了两个护卫以外,另外四人也分成两拨。

    其中一方三人,乃是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以及一个二十五六,侍卫打扮的女子,这几人的关系,应该是父、女与护卫。

    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十**岁的年轻男子,看模样打扮,倒也颇有些少侠的风范,身边放着一柄精钢佩剑,就是不知实力到底如何。

    青衣男子的到来,并没有引起马车内什么动静,两个护卫对着他点了点头后,继续恢复精神,另外几个,那个中年男子倒是想要和青衣男子客套一下,只是看到两位闭目养神的护卫,倒也不好打扰到二人,只是对着青衣男子点头示意了一下,剩下几个,在他身上打量了几眼,则是不再多看。

    马车,停了片刻,又再度开动。

    在四位护卫全神贯注的戒备下,有惊无险的走过了八公里的雁荡湖。

    “呼。”

    出了雁荡湖范围,马车外面的四个护卫明显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情,也是松懈了不少。

    “马上就是我们圣光帝国第一剑宗——林门剑宗宗主的传位大典,最近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高手多了不少,厉害的魔兽都被收拾了好几遍,不然的话,雁荡湖,哪能够有这么平静。”

    “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个二级险地良夜林了,不过那片森林时不时的有问剑山上林门剑宗诸多弟子下山扫荡,现在,二级险地的名号,怕也名存实亡了,里面中阶魔兽也没剩下多少,基本上以低阶魔兽居多。”

    出了雁荡湖,四位护卫神色松懈下来,已经有了聊天的心思。

    “良夜林的魔兽尽管有林门剑宗的诸多少侠扫荡,可是,那片森林,终究大了一些,纵横面积两百多公里,哪怕我们只是从旁边路过,仍然不可小觑,我徐琥行走荒野,靠的就是小心,如果不是因为时刻保持着谨慎,现在,怕是早已经和门里的那些前辈一样,横尸荒野了,你们也是记住了,千万不要因为这个月几趟走的比较顺利,就掉以轻心。”

    “是,师兄。”

    “知道了,徐老大。”

    “是。”

    旁边的三位护卫连忙回应着。

    片刻后,那位叫徐琥为师兄的年轻护卫缓缓的凑到了徐琥身边,小声的说着:“师兄,我们为什么要让那个人上车,他都没有给车钱,我们……”

    “不可胡言乱语!”

    这个年轻护卫看到徐琥神色严厉,倒也不敢再说下去,连忙应诺了一声。

    “你也不想想看,那个男子,如果自身没有一点实力的话,敢一个人在荒野中走动吗?而且,雁荡湖附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近的一个休息据点都有一天的路程,也就是说,他在荒野已经行走了一天了,在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魔兽肆虐的环境下,一天里,可能不遇到任何魔兽?但身上居然没有什么狼狈,由此推测,这个男子,十有**,是一位真正的高手,那些普通魔兽,根本就没办法近他的身,就丧身在他的剑下了,这样一位高手,一旦遇到危险了,那可是一个莫大的助力,他肯上我们的车,就是我们的运气了,你还想要车钱!?”

    “原来如此!”

    “以后眼睛练利索一点,我们在外讨饭吃,除了磨砺修为以外,看人方面,也不容忽视。”

    “是,师兄。”

章节目录

诸天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虾滚网只为原作者乘风御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御剑并收藏诸天祭最新章节